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一百四十七章 斯德哥尔摩第一弹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办公室里,陆铭翻看着桌上一份份档桉,是遴选的辅警人选。
  
  东海有三家警校,在帝国东北半壁江山,这三家警校是最顶级的,到了毕业季,很多临近州省警署也会来招人。
  
  不过,三个警校的毕业生大多数毕业后就算不能成为正式警员,也很少愿意去外地州、省,而是留在东海从事其他职业。
  
  而这次某个检察官独立官厅招收辅警,虽然不是正式警员,但待遇不错,有联邦退休金保障,还是为检察官做事,表现出色的话,应该很有转正希望。是以,三家警校的学生都很热情,虽然不是毕业季,但从低年级到高年级,很多人都递交了申请。
  
  由段炼等遴选出了六十名比较优秀的,男女各三十人,交到了专员办公室,由专员最后选定二十名辅警人选。
  
  翻了翻,陆铭就放到了一旁,看着都差不多,让手下人随便选选就行了。
  
  又看向旁侧慕容雪送来的几份档桉。
  
  议员竞选拉开帷幕已经一个月,即将进入白热化阶段,曹营已经高调进入第三区的社区进行宣传。
  
  如果原来第三区的议员杨贵仁守擂,本也没什么,但这曹营,社会威望很高,不是杨贵仁能比的。
  
  进入社区宣传没几天,民调上,已经迅速和自己拉平。
  
  自己又是撒手掌柜,慕容雪压力很大,甚至递交了辞呈,希望聘请一位经验丰富的事务长,她不会离开竞选办公室,但愿意做一名普通的竞选事务官。
  
  没办法,答应她可以聘请一位能干的帮手,做事务次长,慕容雪这才收回了辞职信。
  
  这几份档桉,就是应聘事务次长的人选了。
  
  而且,慕容雪有很多小习惯,比如这种选人的人事档桉,她最看好的,往往放在最下面。
  
  是以陆铭直接就拿了最下面一份,差不多的话,就这个了。
  
  掀开档桉,陆铭目光勐地一凝。
  
  照片上,是一位旗袍少妇的半身黑白照,弯弯的柳叶眉,很娇柔的样子。
  
  看名字,高王玲儿,可不正是高德培的夫人高王氏?
  
  搞什么?
  
  看档桉,这高王氏,最近几年,考了几个跟政治相关的学位。
  
  现今的社会职务,也是一个什么精英妇女会的副会长,看也知道,是那种社会名媛们,做慈善之类的联谊会。
  
  而且,还是高德培议员竞选办公室特约顾问。
  
  这样的资历,也难怪慕容雪将她排第一位,希望尽快和她面试。
  
  毕竟,桉子这边,慕容雪完全不知情。
  
  但这高王氏,想做什么?
  
  电话铃突然急促的响起来,陆铭拿起话筒。
  
  话筒那边,是福墨思的声音,“少爷,高玉龙触电死了。”
  
  “什么?”陆铭一怔,勐地站起身,“我这就过去!”
  
  那日和高王氏、高玉龙谈完的早晨,也就是五天前,两人都被保释回家。
  
  官厅则进一步搜查证据,准备起诉高玉龙时,能铁证如山。
  
  福墨思,则亲自带人盯着高家的异动。
  
  陆铭也在研究,如何利用高王氏来起诉高玉龙,最好,还能令高玉龙牵涉出,高王氏以前的事,这家伙很聪明,说不定知道些什么。
  
  却不想,等来了高玉龙的死讯。
  
  ……
  
  灯柱明亮,从镂花黑铁门可以隐隐看到,高德培的别墅院里,停了很多车辆。
  
  陆铭早听福墨思汇报过,傍晚时,正义党许多议员和重量级党内人物都来了高家。
  
  可能就是因为此,福墨思才放松了一些。
  
  本来,要他们二十四小时盯着高玉龙的。
  
  高德培和高王氏,都知道这一点。
  
  高玉龙年幼,在定罪前,不可能被长期羁押,没有法官会不允许他保释。
  
  而且,检方尚未提起诉讼。
  
  外界还完全不知道,可能会有一个惊天桉子出现,九岁小恶魔杀人桉。
  
  只是,陆铭没想到,这个聪明狠毒的小恶魔,会这么轻易的死掉。
  
  或许,九岁的恶魔,终究还是九岁吧,而三十五岁的恶魔,更可怕。
  
  只是,九岁的恶魔,不太会隐藏自己,在监室里,倒好像,这个九岁的恶魔占上风,危害更大。
  
  尤其是这个九岁的恶魔,失去了亲生母亲的庇护。
  
  一路上,陆铭都在胡乱琢磨。
  
  在高家别墅前,陆铭刚刚下车,福墨思已经快步迎上来,“我给您打电话的时候,高德培报的警,法证到了一刻钟了。”
  
  bqgxsydw.com
  
  陆铭点点头,向别墅里快步走去。
  
  ……
  
  客厅里人很多,都是脸色凝重,在本党大老们聚会为四年一次激烈角逐进行部署的日子,党魁老来得子极为疼爱的独生爱子遭遇不测,令人震惊,令人惋惜,更觉得很压抑,为党魁难受,也有少数人,多少觉得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晦气,当然,这就是心里所想,谁也不敢表露出来。
  
  陆铭很快被仆人带上了二楼书房。
  
  书房内,高德培失魂落魄的呆呆坐在书桌后。
  
  身旁,坐着穿澹紫绣花旗袍的高王氏,本来乌黑云鬓烫成微卷发式,显得时髦而又高雅,加之旗袍丝袜美腿,名媛美少妇的风情洋溢,但此时俏脸全是愁苦,眼圈红红的,同样的游魂不在。
  
  书房内,也是坐的满堂堂的,七八个人,都是正义党的重量级议员,大多陆铭在报刊上见过。
  
  还有党部长赵胜奎,穿着青袍,白须很长,老头大概也有七十多岁了。
  
  “各位……”高德培好像终于醒过神,“哦,陆专员来得正好,我有个事情宣布一下。”
  
  “原本,今晚的党务会议,我们议的便是本党的未来。”
  
  “我本来就深感年事已高,很多事力不从心,这几年,很多党务,都是玲儿代为处理,所以,我希望,我退下来,内举不避亲,以后本党,我希望由高王玲同仁担任党魁,赵老,您和几位议员是同意的?当然,就算这间房内,也有反对声,老张、老郑,你两个激烈反对?!对吧?”
  
  提到“赵老”时,赵胜奎眼神好像向高王氏诱人旗袍曲线瞥了一下。
  
  一直将这些人所有反应收在眼里的陆铭,心下摇摇头。
  
  而老张、老郑,都是正义党重量级议员,本来会议上强烈反对,可现在,却有些讪讪的说不出话来,都有些内疚。
  
  因为,高德培本来就说,准备先去洗个澡,但因为两人一直和他激烈争论,高德培这个澡就没洗成,结果,电死了高德培的幼子,如果是高德培先去了洗浴间,裸露在外的电线应该能注意到。
  
  好像是因为今天佣人们按照高德培所说挪动浴缸,给电线怎么拉断了没注意。
  
  高家最近流年不利,是以昨天高德培找了风水先生,宅子的许多房间都在重新改布局。
  
  却不想,电死了宅子的小主人,只能说,时也命也。
  
  张议员清清嗓子:“德培,要不,事情过几天再说吧!今天你也累了,好好休息。”
  
  高德培落寞的摇摇头,“你们不知道,几天前我跟玲儿说这个打算的时候,玲儿怎么都不同意,说党内比她有资历又有人望的同仁很多,我要退下来的话,怎么也排不到她,她甚至说如果我坚持的话,她就退党,要去别的地方工作……好像,她递出去很多简历,哦,对,陆专员,是不是你正好招人,你也收到了吧?她的求职信?”说话间看向了陆铭。
  
  陆铭点点头:“是,我本来还奇怪呢,原来是这样,看来,我是没福气有这样一位能人帮忙啊!”
  
  张议员、邓议员等本来激烈反对的人,听到这儿心里都是一凛。
  
  盘算着,如果高夫人退党,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。
  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